宗泽


发布日期: 2019-02-25     
信息来源: 金华晚报     
作者: 施晨光

宗泽

 


《金华文统》卷第一之首便是宗泽。

 

“宗泽(1060—1128) 字汝霖,义乌人,仕宋值靖康难,劝康王正位以系人心,任东京留守兼开封尹,收治汴都,力图恢复,请高宗回銮,表疏至二十四,上弗听,抱愤以卒,后谥忠简。” 《金华文统·宗泽》

 

“逾年修宫禁、治城壁、增武备,有众百万,盗贼皆为用,流亡复业,商贾辐辏。前后二十余疏力请上还,为黄潜善、汪伯彦等所沮。忧愤疽发于背,七月卒,临终无一语及家事,但呼过河者三。” 《敬乡录·宗泽》

 

 

成长过程一二事

 

宗泽于北宋嘉佑四年出生于义乌石版塘,家境贫寒,但宗泽自小读书,宗泽十多岁时,举家迁往廿三里,宗泽得以接受当地名士陈克昌、陈裕的教诲。宗泽显露的人品与才智使陈裕后来择其为婿,那个时代的父母之命的形式之一,是以父亲的不凡见识为女儿谋得一个好的夫婿,陈裕之于宗泽和朱熹挑选黄干为婿一样,是最好例证。

 

宗泽20岁左右外出游学,进一步扩展了视野,更奠定了胸怀天下的大志。33岁时,宗泽在顺利通过前置的多项科试后,参加殿试,在“对策”一节(对策是考生的治国大略之综述,对策又称策问,是八股中最重要的一股,考核考生有否具备治国栋梁之才智),宗泽洋洋洒洒写下一万数千字,有对境内外大局分辨、应对之策。内政举措一项,宗泽力陈时弊,文中有批评朝廷轻信吴处厚的不实诬陷,贬逐葵确一节。宗泽敢于直言的个性使之不顾一己的考试结果。他的篇幅之长又超过了当时秉政的高太后对本次对策一文的字数限制。主考官最后“以其言直,恐忤旨”而将宗泽的名次置于了“末科”,殿试考生乃万千读书人中的佼佼者,殿试后,宗泽所得为“同进士出身”。宗泽没有在乎,他认为:“事君尽忠,自今日始,岂可图前列而效寒蝉乎”。进士及第后取得了出仕资格。宗泽应完试与友人同游华山,写下《谒华岳》一诗,诗之后段写道:“平居蛰云雷,飞雨溢四溟,此岂真有之,落笔纷纵横。发我文物秘,象渠膏泽倾。太华屹不摇,我山身bet365官方滚球直播载行。”前二联乃况观山景若观画卷,再二句表达作者情怀,诗画华山传达了传统文化的秘诀,士大夫当有“云出岫,当为天下雨”之为国为民的胸怀,最后一联先回到描写华山的峻伟,再自况一己之报国之心如山一样坚定,立意要付诸于行动。

 

诗言志,宗泽一生所为确如其学有初成之时所言。

 

精忠报国,后谥“忠简”

 

宗泽的着作以《宗忠简公集》传世,忠简是宗泽殁后宋高宗赵构的赐谥,高宗同时还谥封宗泽为“观学殿学士”“通议大夫”。忠简是表彰宗泽的忠与直,忠臣与奸臣是帝制时代为臣者好恶的首要判别标准。宗泽的忠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为了国家与民族存亡,以过63岁之高龄担责领兵于抗金前线,以自身的高超谋略与英雄气概统帅与激励前线军民奋勇战斗。二是他的直言进谏,论语中有一节论一言兴国与一言丧国,一言兴国乃言君臣相得,君虚怀能纳诤,而臣敢于直面谏争。一言丧国是言国君自以为是,没有了为臣者敢于抗言。宗泽为吁请高宗回銮汴京,上高宗二十四疏,力主高宗回到北宋都城开封。宗泽认为,为君者当先有“恢复”之志,回銮北宋都城,有利于激励全国上下臣民、前线将士的斗志,同时,重回首都开封,国家军队的部署与战备中心当前置于开封之北,按宗泽的计划,首先是坚固已成前线的这一重点地区,强兵强己,则“恢复“大业可举。

 

宗泽对这一地区数年治理效果,确实可以构筑成敌人不敢轻易南侵的坚固防线,当然这需要有一个如宗泽那样具坚定抗战信念的臣宰群体,而当时不少重臣对金兵的勇狠善战心畏如虎。因为徽宗长期居于帝位,信任奸佞,沉溺书画玩物丧志,更有甚者,搜罗天下之奇珍异宝,大规模动用国家财产修建皇家园林,导致整个国家沉溺于荒淫,“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惜命”,则一个国家可坚如磐石,而徽宗后期则与之相反,堂堂大宋被金摧枯拉朽。

 

南宋之初收拾残局,无可用之财,无可用之兵,在此危局下,李纲、宗泽这样有坚定信念的“抗金双杰”才有机会挺身而出,而多数廷臣或恐惧或迟疑,高宗在两者间的取舍,倾向于偏信苟且偷安的后者。明代的土木堡之变,明军主力悉数被歼,一应佞臣纵容南迁,而于谦力主保卫京都,避免了重蹈南宋悲剧。从明代的这一段历史,我们足以认识宗泽二十四疏坚持回銮的历史意义,宗泽与于谦乃中国二千余年帝制时代最为优秀的统兵文臣,他们都是在国家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由文官转而为战场统帅,不仅能统兵取得一次次战役的胜利,更重要的是他们面对困局的勇气以及放眼全局的眼光。

 

此疏中间一节宗泽贬斥当朝侫臣的种种非为,锋芒又直指高宗之偏颇,最后一节如下:“陛下不早回九重(首都开封),则天下非有定止,臣不胜愤懑激切,再渎天听,狂妄干冒,甘俟鼎镬(鼎烹刀剐)”。一个深切领会了孔子忠奸之理,而勇于践履,敢于逆君谏争的刚烈之臣已跃然于纸上。惜乎高宗不能接受这等真正能使宋朝中兴的诤言,而一腔热血的宗泽因失望与悲切而成疾“抱愤而卒”。高宗未接受宗泽一再催促他北上回銮的恳请,也没有因宗泽的逆耳之言而重责宗泽,其中自有曲折。

 

靖康元年,徽宗与钦宗已是瓮中之鳖,金国统帅斡离不企图以议和为名将尚不受羁靡的康王赵构诱骗到金营,命叛宋投金的宋朝和议使王云返回开封,传言只要派遣赵构前往金营议和,和议一旦达成,金兵即退。钦宗误信,任命赵构为和议使,准备让其与王云同赴金营。对此,宗泽先上疏反对,无效。而当康王赵构等北上途经宗泽守卫的磁州时,宗泽当面揭穿了金兵统帅斡离不与宋朝和议使王云的阴谋,赵构终止行程。没有宗泽的磁州阻驾,就不可能有以后的宋高宗。康王赵构属庶出,从不得父皇徽宗所喜,但赵构天智聪颖,因不得宠,反得以扩展其与社会的接触,赵构也可谓文武双全。写得一手好字,射箭可以百步穿杨。徽宗与继位的钦宗在靖康之变中一无对策,余皇子亦不见一人有任何举止可志于史册。为何斡离不盯上赵构,而宗泽不惜违君命阻驾,敌我双方都认识到了是时赵构关乎临难之大宋有无可能续命。

 

徽宗乃亡国之昏君,而高宗倾向和议,却难言为投降派,南宋一朝留下最多的表达反抗异族及复国的画卷,如李唐的“釆薇图”“晋文公复国图”以及刘松年的“便桥会盟图”“中兴四将图”等,而李唐在北宋朝曾入康王府充任为教授赵构书画的家宦,年八十后又被已登位的高宗赵构任命为宫廷画师,“恢复”题材的画作乃真正的承命之作,此中透露的才是赵构的心曲。赵构怯战,赵构冤杀岳飞都足可批判,但这改变不了若无赵构则可能就没有南宋这一事实。徽、钦宗被俘后的悲惨下场是先例,高宗有意于复国,在他看来和议属一时之计。

 

靖康难中,宗泽冒死勤王;靖康二年,宗泽一面讨伐金国傀儡张邦昌,一面敦请赵构继统,国不可一日无君,此举是为安定人心,以聚集力量抗金。

 

忠简公宗泽无疑是南宋的创造者之一,客观而言,是宗泽的远见卓识先保障赵构不被金人所掳,又是宗泽助力赵构继统,宗泽又是南宋前期最重要的抗金支柱,南宋之初有赖于宗泽多矣。

 

临危不惧,宋军首胜

 

与金之战役首胜在宗泽,宣和四年,宗泽被钦宗派往前线磁州任知府,年己六十有三的宗泽仅有十多位老弱随从,此时的金兵锋芒正炽,长驱直入,黄河以北各县官吏弃职而逃。有人劝说:“敌已犯真定,虽往何益?”而宗泽置闲言于度外,途中有作《早发》一诗如下:繖幄垂垂马踏沙,水长山远路多花。眼中形势胸中策,缓步徐行静不哗。临危不惧、满怀信心,俨然笔下。

 

到达磁州后,他首先收拾好一城之军备,具体措施是加固城墙,补充器械,招募义勇,做长期固守之准备,伺后,宗泽上奏:“邢、洛、磁、越、相五州各屯精兵二万人,敌进一郡,则其余四郡都应援。”这年冬天,金兵统帅斡离不攻陷真定后,并迅速渡河推进,直逼开封,斡离不为防范宗泽率部从其后方袭击,分遣骑兵攻打磁州,宗泽披甲登城指挥,士兵奋勇,粉碎了金兵攻势后,乘势杀出城外,杀敌数百,这是宋军首胜,极大地鼓舞了河朔各地军民的抗金斗志。

 

金兵敬畏,称“宗爷爷”

 

赵构在南京即帝位,宗泽与李纲一同入朝对答,提出复兴国家大计。李纲被委以宰相之任,而出于坚固前线的迫切需要,宗泽任东京(洛阳)留守兼开封尹,收治汴州,力图恢复。此职兼具重要性与危险性,是抗金前线的重镇。

 

建炎元年,宗泽到开封,整军布防借鉴磁州经验而更为精致,从开封至黄河两岸建起纵深发展的防御体系,是前所未有的最强固的防御体系。

 

黄河之北一度沦陷,民众就乱纷纷形成大小武装,可谓之为“义军”,也可谓之匪患,一则其具抗金一面,另一则无所约束,流窜犯案。宗泽的胸怀与智慧是能“化匪为兵”,他看到“河东、河西、河北、京东、京西之民,咸怀冤负痛,感慨激切,想其慷慨之气,直欲吞此贼虏。”他以其诚以及宽阔的胸襟团结一切力量,宗泽统两河,则两河民军悉数为义军,听从宗泽调遣,形成众志成城的抗金防线,宗泽培养选拔了岳飞、王再兴、李贵、丁进、杨进等一批杰出的抗金名将。

 

同时恢复两都城良治,“流亡复业,商贾辐辏”,因靖康之难而逃亡的市民被吸引回城重操旧业,商业氛围复苏,两都是临难的重灾区,而在宗泽的治理下得以重振。

 

宗泽镇边,金兵不敢犯,两河军民奉其为神明,而金兵对其敬畏有加,称其为“宗爷爷”。

 

岳飞抗金,勇于冲锋陷阵,左冲右突。英勇气概无双。不失一神勇武将本色。而宗泽领兵兼具元帅与文臣两性,更在乎大局,更在乎于建立一种立于不败的大势,宗泽念兹在兹于高宗回銮的深意也在此,可惜高宗为佞臣左右,又惜乎宗泽有真正作为时已是年近七旬的衰年。如若这二项得以改变之一,大宋恢复最具可能。正史与文学作品之间,有时后者的影响更显着。

 

文韬武略,胸怀博大

 

宗泽曾设计捕获金军的契丹族将领王策,王策此前曾屡屡率骑兵往黄河两岸措置战事,被俘的王策自认为必死无疑,而宗泽亲解其缚,待之以酒食,并劝诫王策,言契丹与宋为兄弟,而今女真灭辽欺宋。契丹应报亡国之恨,义当协谋共同对敌。王策因之感动,将金兵沿河布防禀报宗泽,成为宗泽北伐的依据。

 

策反王策是宗泽联合被奴役各族联合抗金的一个具体举措。宗泽亲撰《散给契丹汉儿公据》《散示陷没州县榜文》《散给被掳民人公据》,其目的一是大军到日执呈,免致误被杀戮。宗泽认为当时中华大地上各族建立的政权,都是“唇齿之邦,兄弟之国。”

 

宗泽为官时时体恤黎民,反对重税苛政,而希望府用节俭,藏富于民。一个真正的士大夫爱国、爱民、忠君,缺一不可。

 

(感谢程峤志先生对此文的勘正)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文章来自《金华晚报》2018年12月21日A10、A11版




上一篇: 梅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