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良贵


发布日期: 2019-03-04     
信息来源: 金华晚报     
作者: 施晨光
潘良贵

 


潘良贵(约1086—1142)字义荣,一字子贱,金华人,出身平民之家,父亲潘祖仁以“超然清素之风行于家庭”,兄长潘良佐则“以儒学教授诸弟”。

 

政和五年(1115)潘良贵中上舍第三名(据元丰改制采取的一种新的取士制度,太学分为三舍,即外舍、内舍与上舍,三舍法取士根据的是学子在太学学习的考试成绩),在报到徽宗处定夺时,徽宗取潘良贵的文章细览,觉得可擢为第一,主持考试的大臣认为不妥,故最后结果:“何?为状元,潘良贵次之,皆年少有丰貌。”潘良贵被授文林郎,辟雍博士。可见潘良贵的文章宋徽宗非常赏识,至宣和二年(1120),潘良贵被除授为太学博士。

 

潘良贵被当时的少宰王黼、中书侍郎张邦昌、御史中丞郭之益看好,都想把女儿嫁给他,但都被婉拒。

 

宣和三年(1121)潘良贵与皇帝对话天下时势,宣和年间,徽宗荒政,潘良贵非常直率地指出了朝廷近佞,以致民不聊生而引起民众造反的现实情况。当然徽宗不可能接受潘良贵的诤言,而形容听闻潘良贵的此言,朝臣“闻者为之胆落”。其后,潘良贵一直这样直率敢言。

 

 

廷对钦宗、力斥时相、进言直谏

 

靖康元年(1126)初,宋金由结盟灭辽而转入战争状态,金兵南侵势如破竹,在金兵兵临开封城时,吓坏了的徽宗退位,钦宗匆忙上任,起用坚定抗敌的李纲,李纲坚决抵御,军民用力,金兵受挫,同时见勤王军向开封集聚,金遣使同意钦宗的议和,金军得到割地赔款后北返。

 

此时,北宋政权本应接受教训,励精图治,随时防范大敌金国,但情况恰恰相反,一味赞成议和的宰相唐恪以为割地后和议已成,竟然遣散了勤王军,完全放松了对金国再次南侵的备战。

 

正逢此间,钦宗召见时任提举淮南路常平司的潘良贵,十月潘良贵至京都,钦宗问孰可秉钧轴者(谁可以当国家大任)?良贵极言:“何?、唐恪等四人不可用,他日必误社稷。陛下若欲扶危持颠之相,非博徇于下僚,明扬于微陋,未见其可。”

 

这时候唐恪为相,何?为中书侍朗。都身居高位,而潘良贵直言这些权臣皆为误国之臣,皆不可用。潘良贵任职的淮南路接敌较近,他判断到金国绝不会满足于和议得到的利益,宋金矛盾不可调和,金必然会再行南侵。潘良贵本意在改变朝廷的旧貌,若仍由善于迎上压下的佞臣主持朝政,如何能抵御强大的金国南侵!皆不可用的潜台词是要励精图治,广开才路以彻底改变朝臣的组成。“当国者指为狂率”是当然,潘良贵被贬是必然。否则那么富足的北宋又何以一败如斯。

 

当金军撕毁协议再次兵临城下时,唐恪方才后悔当初解散勤王军乃大错。《宋史》:“洎金兵薄城下,始悔之。”唐恪是怎样一个人呢?御史胡舜陟劾其罪言:“恪之智虑不能经画边事,但长于结内侍,今国势日蹙,诚不可以备位。”钦宗在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以持主战态度的何?代唐恪为相。

 

在战与和上潘良贵持的是战,这位何?是他太学上舍之同学,何?是状元,潘良贵不是以战和态度及考试成绩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可堪大任,而是综合判断其危难之际有否承担“扶危持颠”的勇气与才能。潘良贵看穿了何?的无能。何?代了唐恪,不发动军民齐心抗金,拿不出一套御敌良策。却相信了郭京的巫术“掷豆为兵,且能隐形,可以破敌”,居然把京城抗金寄托在了这样荒诞不经的淫术巧技上。其结果自然是金兵攻城无良法以御,而致使北宋速亡。

 

南宋人石茂良在《避戌夜话》中总结金兵攻陷开封:“唐恪谬误于前,何?寡谋误国于后。”一个无原则主张和议,放弃抵抗,而另一个是无能的“空头状元”。陈岩肖《庚溪诗话》记载:“岩肖之先君光禄,靖康间为京城守御司属官,尝以守御策献之朝,而议者沮之。京城失守,督将士与虏战,遂以身殉国。及归葬日,公(指潘良贵)为挽诗曰:虏丑bet365官方滚球直播登城日,中华将士奔。人皆趋北阙,君独死南门……岩肖每一读之,痛贯心膂。”金人侵城,多数将士鸟散,而陈岩肖的父亲陈德固凛然赴死,最遗憾的是陈德固之前所献的御策不被用,这也使得潘良贵联想到自己的秉直谏言不被采用的无奈与悲怆!

 

再谏高宗,不改直臣本色

 

潘良贵被贬,所以金兵破城时,他并不在洛阳。

 

高宗即位,潘良贵被召回,擢为右司谏,作为言官,潘良贵论及当时奸邪之状,权奸黄潜善、汪伯彦“恶其言,改除工部”。不久请祠为亳州明道宫。潘良贵为官多年,实际在职仅八百多天,单请祠即有四次。也即实际被罢官,安一个管理道观的名,给被罢免者一份微薄的薪俸。

 

绍兴六年,潘良贵复起为考功员外郎,又为左司员外郎。时相吕颐浩对潘良贵许诺:“旦夕相引入两省”,意即可提携入尚书省等权力机构。潘良贵回应:“宰相进退一世人才,以为贤邪,自当擢用,何可握手蜜语,先示私恩。若士大夫受其牢笼,又何以立朝。”潘良贵前两次廷对,都对权臣结党营私提出谏诤,他自己当然不接受这种私相授受。情愿请祠也不入套。

 

潘良贵不是等闲之辈,不是普通的士大夫,《浙江旧志》:“绍兴间,龟山寓金华,潘默成从之游”,龟山乃杨时,乃得两程正传的理学大家,潘良贵曾得杨时亲灸。有“婺学之开宗,浙学之托始”之称的范浚在《上潘大着书》称赞潘良贵:“顾非豪英伟特之士,天资巩固,挺然自拔于颓风靡俗之间……”朱熹称赞他“清明直语,确然无欲,其真可谓刚毅而近仁矣”。朱熹不仅佩服其为人,也非常肯定他的学问,说:“熹虽不幸,而不及洒扫其门,然读其书,而犹喜于有以得其所存之仿佛也。”潘良贵无比坚定的信念在于他深谙孔孟之道、濂洛之学,基于其内心深处的强大与学识的高深。

 

主战与带有理学色彩的赵鼎为相,重新起用潘良贵,先是秘书少监,很快又除起居郎兼权中书舍人。

 

潘良贵提出整顿官场,要求遵循格法,去除干求请托陋习,维护律法的公平公正。潘良贵上疏《论治体札子》,其中一段直言劝谏高宗:“愿陛下清澄其心,思祖宗创业之难,念父兄远狩之久,悯生灵常怀涂炭之苦,愤土地日有侵削之忧,凡下一令,行一事必先以此四者为念……”

 

宋代理学家对王朝一片赤胆忠心,对生民百姓悯恤之拳拳爱意。这就是潘良贵倡导的“大公至正之道”,而希望高宗能去非就是。

 

绍兴六年正月,潘良贵被拜中书舍人,可惜其父殁,本该迎来仕途峰值的他辞官守孝三年。鉴于他两袖清风,高宗赐他五百缗钱用于治丧。

 

绍兴八年三月,“待尽倚庐方毕”的他被召回,重担中书舍人,六月兼侍讲。侍讲是备皇帝顾问之职,朱熹在宁宗朝曾担此职,立朝四十余天,朱熹与宁宗乃老师教训学生,最终激怒了学生。潘良贵与刚愎的高宗只能是君臣关系,但可见至此高宗对他至少无恶感。潘良贵与郑刚中为好朋友,两人早先有对学问的探讨,又时有对局势的商讨,郑刚中担责西蜀,潘良贵有建议。他俩都曾为高宗近臣,高宗深谙两人忠君爱国之心,但他俩主战、主守以及爱民的观念与高宗分歧巨大。

 

潘良贵此次回朝,秦桧的和议派已占绝对上风,赵鼎则因团结主战廷臣,被高宗起疑为有意于党争。

 

一次,性情直率的潘良贵在朝堂上斥责昔日旧友向子湮的主和论调,惹怒高宗,被罢免,御史中丞常同为潘申辩也获罪被贬,这是潘良贵最后一次为朝廷命官。

 

治地方为淳吏

 

绍兴九年,潘良贵被启用为明州知府,“治尚朴厚,务大体勤小物,民甚安之”。之前数年,他曾短暂任严州知府,被誉为“名望岿然、纯德君子”。

 

潘良贵的最后十年乃为贫民生涯,其殁后,朝廷资助治丧费用,所以潘良贵是名符其实的“清潘”。其间,秦桧有意笼络潘良贵,潘良贵曰:“从臣除授合辞免,今求之于宰相,辞之于君父,良贵不敢为也。”潘良贵完成了他“刚介清苦、壮老一节”的人生。

 

(感谢程峤志先生对此文的勘正)

 

?文章来自《金华晚报》2018年12月28日第10、11版



下一篇: 郑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