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伯容和《兰溪历朝诗》


发布日期: 2019-04-17     
    
作者: 程峤志

 

兰溪诗歌有悠久的传统。唐开元间邑士徐安贞以清才雅识,驰步艺林;晚唐诗僧贯休,雄姿英发,以乐府歌行闻名天下,宋代五高八范,各擅辞藻,其后名家辈出,引领风骚。至明中叶胡应麟更凭高才卓识,领袖一代诗坛,兰溪诗至此达到了顶峰。清代朱琰总结说“金华之诗,起于义乌,盛于浦江,振于兰溪”,高度评价了兰溪诗歌的创作成就。

 

但在明崇祯以前,兰溪并未有一部属于自身诗歌传统,反映历代诗歌变迁的独立诗选。哈佛大学包弼德教授,在研究金华地方意识时,也注意到了这个缺憾。

 

打破这一沉寂的是万历末年的一位布衣诗人—江伯容。

 

江伯容,字有量,又字万顷,今上华街道石港塘村人,幼时父母双亡,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铸就了超人的毅力,借助于当时发达的兰溪商业,江家以其地利,加上善于经营的天赋,至江伯容中年时,渐渐又积累起财富,成为瀫南的富商。

 

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江伯容衣食无虞,优哉游哉之后,开始过起赋咏闲雅,吟弄风月的生活,当时兰溪诗坛,各大家的流风余韵尚未衰歇,江伯容开始萌生总结一代诗歌成就,缅怀过往辉煌的意识,所幸在酬酢交往中,又遇到了胡应麟门生徐应亨指点,是以《兰溪历朝诗》的选诗标准,烙有胡应麟诗学的印记。

 

《兰溪历朝诗》共分十二卷,收录唐至明末兰溪籍诗人230余位,古今体诗歌1700余首,集千年兰溪诗史的大成,卷一卷二五言古诗上、下,卷三卷四七言古诗上、下,卷五卷六五言近体上、下,卷七卷八七言近体上、下,卷九卷十五言绝句上、下,卷十一卷十二七言绝句上、下,五七言古诗下,收录以近体古诗为主,各卷分体承袭自胡应麟的《诗薮》。弁首序言代表江伯容个人的诗学见解,他说“诗自三百篇以降,其体格至唐始备,是以谈诗者辄首之”,独尊唐体,这是“前、后七子”的复古诗学观,又历数兰溪的诗史“虽代有升降,时有盛衰,而风雅一途,绳绳未绝”,首次标识了独立的兰溪诗歌传统意识。

 

《兰溪历朝诗》选诗,又不囿于复古派“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主张,这和徐应亨个人独特的禀赋息息相关。吴之器《婺书》记徐应亨诗论,“应亨诗于汉魏以还诸家体拟作,殆遍在本调,什不失二也”,其论诗虽也主张模拟古人,但取材范围更加广泛,虽六朝两汉,清新朴质,亦有所取。入选《兰溪历朝诗》的章懋从孙章适,诗有“陶(渊明)、韦(应物)之风”,娟秀清新,就正体现了这类诗学观的突破。

 

江伯容为编《兰溪历朝诗》,在离县南数里的坞口,建有青萝馆,个人读书问学以外,还专门收集先贤遗着。兰溪在“正(德)、嘉(靖)、隆(庆)、万(历)间,一时风雅尤盛,自荐绅以至韦布,莫不抗精艺林,骋步名场,平生结构,汇集成编”,文献之风鼎盛,但大家名家完整诗集传于今者,十不存一,而章适《道峰集》、唐邦佐《唐比部诗集》、赵志皋《瀫阳诗集》等,都赖《兰溪历朝诗》以存,它的文献意义非凡。

 

这部兰溪独一无二的诗选编成后,长期以手稿形式秘藏于家,传世稀罕。直至乾隆四十九年,江伯容五世孙江国琦雕版刊印数部,世人才得以窥见真容,又经过百余年的流传,最后一次露面于《光绪兰溪县志》,此后便如星沉大海,若隐若现。为寻觅兰溪诗史重要见证文献,笔者历经艰辛,其间磨难,非一言两语所能形容,终于再次发现其孤本存世,为避免这一珍贵文献再次失传,今特以众筹形式刊布,以光裕后昆,再续桑梓文脉。

 

众筹联系人:程峤志,微信号:XXM1071(大国小民)。